職業教育扶貧策略探究(一)
發布時間:2019-12-02    來源:網絡
【字體: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摘要】推進精準扶貧是黨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戰略決策,是當前各級黨委政府一項緊迫的政治任務。職業教育的主要功能是培養技術技能人才,是最有效的“造血式”扶貧,要瞄準扶貧對象,聚焦重點人群,支持農村貧困家庭子女接受職業教育,增強脫貧致富的能力。本文建議推進招生制度改革,實現“精準招生”;完善資助政策,實現“精準資助”;推進教學改革,實現“精準培養”;加強技能培訓,實現“精準培訓”;重視創新創業教育,實現“精準就業”。
 
  【關鍵詞】職業教育;精準扶貧;技能培養;條件保障
 
  黨的十八大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黨委政府聚焦精準扶貧,緊鑼密鼓地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治貧先治愚,扶貧必扶智。提高貧困地區教育發展水平和人力資源開發水平,是扶貧攻堅一個“老難題”,不僅關系到未來5年七千多萬貧困人口脫貧,更是讓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發展教育脫貧一批”成為扶貧攻堅的“五大工程”之一。在未來5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背景下,如何讓更多貧困孩子擁有可期的美好未來,正成為各地不斷探索的命題。扭轉“為讀書而讀書”的傳統思維,大力推進職業教育,提升貧困人口的文化素質和職業技能,增強脫貧致富能力,成為教育精準扶貧的一大方向和重要途徑。
 
  一、職業教育對貧困地區群眾脫貧致富作用最為直接有效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讓七千多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黨的號召既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努力方向,又是發展職業教育的根本動力。職業教育作為經濟社會發展聯系最為密切、服務最貼近、貢獻最直接的一種教育類型,對貧困地區群眾脫貧致富幫助最為直接、最為快捷、最為有效。在推進教育精準扶貧的實踐中,應充分認識和發揮職業教育的獨特優勢及作用,努力實現“人人受教育,個個有技能,家家能致富”的目標。推進職教扶貧是職業教育職能特征的重要體現。從教育目的來看,基礎教育主要是促進兒童全面發展,為培養合格的人才奠定基礎;普通高等教育重在培養全面發展的通識性高素質人才;職業教育重在培養生產和管理一線的專門技術技能人才,因此受教育者能更快融入工作,并獲得就職初期的較高收入。從教育對象來看,基礎教育是以適齡兒童為主要教育對象,此階段的兒童尚無法在短期內為家庭帶來收益;普通高等教育以應屆高中畢業生為主要生源,由于學制時間較長、學費較高、授予的知識基礎性強,學生短期內也難以為家庭帶來可觀收益;職業教育由初級、中級和高級三個層次教育構成,類型有學歷型和非學歷型等多種,生源有小學畢業生、初中畢業生、高中畢業生,還有社會失業人員,教育對象涉及的范圍廣、層次多,且其中的貧困人口比例較大。從專業設置和教育內容來看,基礎教育主要傳授學生將來專業發展、人生發展所需的通識性知識;普通高等教育設置的多為基礎性學科類的專業,以系統的、完整的、深奧的專業理論知識和一般性的技術知識為主要教育內容;職業教育設置的多是應用類型的專業,注重專業性的技術教育和技能培養,操作性強且緊跟時代步伐,這種教育更適合基礎知識相對較弱又急需獲得工作收入的人群。從教育方式來看,基礎教育以教師教、學生學的形式為主;普通高等教育主要是課堂教學、實驗室實驗為主;職業教育則通過校企合作途徑實現工學結合,為受教育者提供較為充足的一線實踐機會,使其能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收益,帶動家庭脫貧,并且有效防止返貧。推進職教扶貧是貧困地區擺脫現狀的迫切需要。貧困地區由于基礎差、底子薄、交通閉塞,很多地方教育條件與外界差距大,一些貧困生初中沒畢業便外出務工,又因缺乏勞動技能,出現就業困難。據國務院扶貧辦政策法規司司長蘇國霞介紹,貧困地區教育事業的發展水平、貧困家庭子女受教育的程度明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在全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超過50%的人只有小學以下文化程度;22.3%的家庭表示,因為缺少技能擺脫不了貧困。貧困地區的孩子的理想大都是“快點長大,出去打工掙錢”。一旦求學條件和求學成本超過貧困家庭承受能力,或對通過教育擺脫貧困缺乏預期,很容易使貧困家庭放棄教育之路,并陷入“低人力資本投資—低就業—低收入—低人力資本投資”的貧困惡性循環。“進村入戶,房子最破、最窮的家庭,九成的可能是這家有孩子讀高中或大學”,許多扶貧干部這樣感嘆,這也是備受社會詬病的“因學致貧”。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對貧困家庭孩子免除學雜費,并補助生活費,讓他們掌握一技之長,較為快速地獲得較為滿意的收入,能為受教育者的家庭帶來希望,為受教育者個人甚至其家庭成員帶來擺脫貧困的信心,步入致富的快車道。“一技在手,終身受益”,盡管這個過程比較漫長,但起碼可以起到降低個人及其家庭貧困度的作用。推進職教扶貧是貧困家庭孩子改變命運的優項選擇。通過職業教育可以直接提升貧困家庭子女的自我發展能力,是典型的“造血式”扶貧。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和麥可思研究院共同編制的《2015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顯示:中職學校畢業生的95%以上來自農村家庭和城市經濟困難家庭,高職院校91%的畢業生為家庭第一代大學生,52%的畢業生家庭背景為“農民與農民工”,這兩項比例4年來一直保持上升趨勢。這表明,職業教育“以教育脫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功效非常明顯。數據表明,94%高職學生畢業3年后月收入明顯增長,且注重服務貧困地區、鄉鎮建設、縣域經濟和中小城市發展;53%的畢業生在本地就業,發揮了服務基層的優勢。另據《湖北省職業教育發展報告(2014)》顯示,近年來,湖北每年有40萬以上學生通過在職業院校掌握的技能,進入企事業單位工作并逐漸成長為技術骨干,改變著自身命運和家庭面貌。其中,2014年湖北省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每月約2000元;高職院校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每月約2500元;部分專業或能力突出的職業院校畢業生起薪超本科生,月薪5000~6000元;不少全國職業技能大賽獲獎者已成為企業高管或技術骨干,年薪20萬元以上。越來越多的職業院校畢業生通過有尊嚴的勞動成為中等收入群體中的一員。很多學生已經成為家庭經濟來源的主要承擔者,實現了“讀書一人,帶富一家”的教育脫貧目標。推進職教扶貧是農民群眾脫貧致富的重要幫手。農民收入一般包括工資性收入(勞動報酬收入)、家庭經營收入(包括家庭經營農業收入和家庭經營二、三產業收入)、轉移性收入以及財產性收入。通過發揮職業院校的優勢和作用,對貧困地區人口進行職業技能和技術培訓,積極開展勞務輸出,是增加貧困人口工資收入的重要途徑;同時,也提高了農副產品的科技含量,優化了農業和農村經濟結構,為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開拓了新的空間。多年來,一些職業院校采取送訓下鄉、集中辦班、現場實訓等多種形式大力開展農村勞動力轉移培訓,提高新生代農村人口的城市融入能力,促進了數百萬農村富余勞動力向城市有序轉移,來自于農業收入的家庭經營性收入比例下降,來自于外出從業收入的工資性收入的比例明顯提高。職業教育已成為新型農民培養、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農村富余勞動力產業工人化的主渠道。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我國職業教育心理學發展 下一篇:沒有了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南陽市教育局主辦 南陽市教育網絡管理中心技術維護

豫公網安備 41130302000407號

 豫ICP備08104692號 網站標識碼 4113000029
站點統計:
自动售货机赚钱吗一元